【安雷】你院的两位黄金教师又打起来啦!(三)

包含大量私人感情过重的描写

—————————————————————————

时针又往六点刻度挪了一步,在古旧的老式摆钟中传来一声闷响。渐渐压下来的橙黄暮光在沿路的白桦树上勾了一圈浅金色的痕迹,也掩盖住了安迷修眼底不小心溢出的焦急。

那个发型奇怪手持蓝黄撞色雨伞还在幼稚地玩耳机线的教师又蹲在马路牙子上数同样蹲在高压电线上和他大眼瞪小眼的麻雀了。

凹凸高中的同学们已经对此见怪不怪,有时好心路人在犹豫要不要安慰一下这个看起来像是经历了一系列的人间惨案的同志时,还把人拉开,张口就开始讲故事——讲他们安老师工作没了老婆带着孩子跟前夫跑了政府一分钱补贴没有自己还被倒扣一顶走私禁带品的帽子——编得自己都不信了才停。

路人就问了,继续讲啊,安老师太不容易了,怎么这时候停了?你这么漂亮的姑娘,不是要吊我胃口吧?

学生笑得眼睛都弯下去,转了转头发一侧的星星发卡,偏了头说:“因为安老师马上就要枯木逢春啦~您看,老婆都回来了,孩子还会远吗~

麻雀突然扑腾地飞起来,嘈杂的校门口安静了,那根在安迷修手里纠纠缠缠了半个多小时的耳机线也在雷狮的注视下像抹了油一下就扯顺了。

安迷修把伞一提,全身上下浮起了一股傻呵呵的笑意,没管路人和学生充满不明意味的眼神,整个人就差挂在雷狮身上去了。

雷狮一边暗暗勾过安迷修的手,明里却用一根手指抵着安迷修的额头,看上去就像在防着这条突然撒娇的大狗——当然,安迷修也是这么认为了——那双绿眸突然就被意料之外和无助充满了。

雷狮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看着安迷修眼睛里面开始有亮晶晶的东西,突然就被轻轻推开了。

安迷修假意对麻雀又有了兴趣,偏着眼神小声对雷狮说:“我明白,我有时候也会担心别人说我们这样不好……但是雷狮,你要是觉得对你有影响——”

话语卷在舌头上说不出来了,因为衣领被人狠狠拽过去,安迷修惊讶地看着雷狮眉头一点点泛起的无奈,然后垂下眼睛说:“安迷修你个智障,这个世界上能让我雷狮感到羞耻的就只有你了……!刚刚只是想告诉你,嘉德罗斯让咱俩,尤其你,低调一点,不过看你这反应,再低调你就要跳楼去了吧……”

好事者们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三三两两走开了。安迷修感受到雷狮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手,两人的手都微微出汗了。

唉,这种蠢蛋怎么可能让人忍心拒绝啊。

而走了一段路之后雷狮突然从上头状态回过神,爆锤了一顿安迷修结果被他自以为聪明地提醒说嘉德罗斯就是想让我们吵架,他坏他无赖不许再跟他讲话了。话说,你刚刚是从嘉德罗斯办公室出来?

扫除情敌(大雾)之伟业,还需继续努力啊安哥。

—————————————————————————

星星知我心:雷哥~你还真是被他吃得死死的啊~

评论
热度(22)

© 小被 | Powered by LOFTER